推荐信息:
孕期心理
频道
您的位置:主页 > 孕期 > 孕期心理 >  > 正文

精子捐献背后:孩子父亲能过心理关吗?

2019-07-11 12:03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 评论: [ ]

  出品|网易科学人栏目组 小小

  精子捐献为无数患有难言之隐的家庭提供了纯净的解决方案:当某个人或某对夫妇想要一个孩子,并且需要外力介入时,拥有充满活力的精子的男人就会伸出援助之手。

精子捐献背后:孩子父亲能过心理关吗?

  这个过程看起来像是建立完整家庭的无缝方式,对很多人来说也确实如此。这就是在过去半个世纪里,精子捐献为何如此流行的一个重要原因。在这段时期,精子捐献逐渐从小众实践变成了成千上万新生儿诞生的主流技术。在2010年,也就是有可靠数据可查的那一年,大约有3万到6万名出生在美国的婴儿是通过捐赠精子受孕的,当年大约有400万名美国婴儿出生。

  尽管如此,像精子捐献这样简单的交易似乎也是有压力的,而且由于辅助生殖技术是相对新的、快速发展的领域,精子捐献参与者之间可能出现的社会和情感挑战对许多人来说都是未知的。目前,有两种行之有效的方法捐精:一是准父母可以用朋友、熟人或家庭成员的精子样本,这通常被称为“已知或直接捐赠”;二是通过精子银行或生育诊所安排的(通常需经过严格审查)陌生人精子。

  即使几十年后,精子捐献行为已经变得相当常见,而且其错综复杂在理论上也可理解,许多选择捐精的人仍然对它所能形成的方式感到惊讶。在某些情况下,它会使人感到紧张。而在其他情况下,它会增强家庭活力。其中让人感到惊讶的一个群体是由不育的男性组成的。

  洛杉矶的婚姻与家庭治疗师亚伦·巴克沃特(Aaron Buckwalter)花了15年时间,专门研究生育挑战以及他所谓的“男性问题”。他的工作通常包括帮助男性在不育背景下应对传统男子气概所带来的文化期望。巴克沃特说,理解不孕的一个好方法就是承认其中蕴含的悲伤和损失。

  他解释称:“你经常会遇到你认为自己会拥有的东西,并且认为你可以很容易地拥有它们。你必须接受自己正处于一个新的阶段。”然而,巴克沃特经常发现,在异性恋关系中,很难受孕的男性伴侣更有可能在整个过程中感到“紧张不安”:他倾向于治疗的男性“将其视为一项需要完成的任务,或需要搞清楚的阴谋。我们必须赢得胜利。”

  巴克沃特表示:“这些人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尽管建立家庭、建立亲密关系、建立联系才是真正目标。只要通过这个过程,我们就能在另一端获得奖品,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直到事情结束后,他们才会对所发生的事情有某种情感上的理解。而到那个时候,如果他们无法或不愿意去处理他们正在经历的事情,这会损害他们与配偶的关系,最终影响他们对孩子的依恋。”

  当巴克沃特专门为考虑如何应对不孕的异性恋夫妇提供咨询服务时,他发现,与考虑卵子捐赠的女性伴侣相比,无论从心理上还是情感上,男性伴侣更容易陷入所有权困扰中,产生“孩子是我的”想法。这些人经常纠结于这个问题:这是我的孩子还是别人的?巴克沃特说:“对很多男人来说,当我遇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往往深陷困扰难以自拔。”

  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女性伴侣在怀孕期间与孩子有生物学上的联系。巴克沃特还提到了一种“原始的嫉妒”,即当男人不能生育时,这种嫉妒就会产生,这是基于对另一个男人可能导致伴侣怀孕威胁的进化反应。这似乎是符合自然规律的,因此,巴克沃特说,许多男人不得不努力摆脱它,自我安慰道:“哦,我是尼安德特人,我不应该这样想。”

  在许多情况下,捐精-受精的过程都很顺利。对许多家庭来说,捐精是个奇迹,而不是折磨。但是巴克沃特说,应该鼓励男性承认他们在整个过程中感受到的任何焦虑、痛苦或羞愧。他补充说:“我希望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人们在不去见治疗师的情况下感受到这一点。但我的希望是,人们应该反思:捐精过程不仅仅是一次交易。”

  与我交谈过的一个家庭直接发现了这一点。他们的故事围绕着两兄弟,他们的家人不愿透露姓名,因为他们的处境很敏感。捐精的哥哥和受赠的弟弟现在都40多岁了,他们从来都不是最亲密的兄弟。在英国长大的他们经常因为争夺玩具和领地而发生混战。成年后,他们仍然在暗中较量谁的事业更成功,谁的婚礼更优雅,谁在家庭能在槌球游戏中获胜。

  因此,10年前,当弟弟前往美国拜访哥哥,请其捐出精子以便他和妻子组建完整家庭时,哥哥最出显得有些犹豫。经过几年的努力,弟弟及其妻子发现他们无法有自己的孩子。哥哥记得弟弟在桌子边哭,他向兄嫂解释说,他的身体根本没有产生精子。哥哥回忆道:

0% (0)
0% (0)

推荐专题

备孕 孕期 孕妇分娩 产后知识 0-1岁